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牛市转折将至估值切换模式即将开启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4:50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进入严冬,A股开启“疯牛模式”,飙升的股指令各路投资者沉浸在红绿交错光影之中,即便是突如其来的巨大振幅也难挡递次上涨的天量成交。股民一方面经历着暴涨的狂喜,一方面也在潜在的风险中辗转难眠。

这只牛为何如此之疯?还能疯多久?2014年冬季A股如此躁动。得到普遍认同的是,一轮波澜壮阔的牛市已经来临。12月10日在新华财经经济论坛——“股市e事厅”举行第一期主题为“经济新常态·股市新生态”的论坛上,专家带来一场思想的饕餮,站在牛市的风口,就A股“疯牛”的逻辑和未来展开激烈辩论。

疯牛支撑是什么?

数据显示,2013年末我国广义货币供给M2余额为110.65万亿元,2013年GDP总量是56.89万亿,单位GDP的货币容量(M2/GDP)为1.95。

新开户的增长极大程度上体现了投资者对市场的预期。来自中登公司的数据显示,A股新增开户数已连续8周突破20万,上周A股新增开户数为59.75万户,较前一周的36.94万户上升61.75%,大量新股民正在涌入市场。与此同时,老账户也在复苏。

央行的降息“大招”导致无风险利率和信用溢价的下行,增量资金喷涌入市。另外,从中长期来看,降息有利于直接改善企业的盈利,负债占比高的企业获益明显。而未来,进一步的降息、降准的可能性很大,政策利好的预期持续增强。

“将近120万亿的M2,钱这么多,成为世界第一大央行,总资产比美联储大1.5倍。”在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看来,市场积蓄到今天,从不缺乏资金。只有改革和进一步的政策利好叠加,才能令股市真正摆脱低迷的泥沼。

市场上有一种声音,即仅有资金而无基本面支撑的A股,牛市根本无从谈起。诚然,本轮牛市确实缺乏基本面的支撑,但政策的利好和投资者对股市的乐观预期足以形成“疯牛”的有力支撑。

我国的经济确实在承受下行的压力。中国证券报首席经济学家卫保川指出,利率下降可以带动金融产品的估值上升,风险利率的下降导致的牛市模式开动,而基准利率、无风险利率下降导致的权益市场牛市,仅仅刚刚开始。

另外,和上一轮牛市行情不同之处在于本轮行情对于杠杆的有效利用。没有杠杆的中国散户也难以翘起万亿的资本市场,而亦是“得益”于杠杆,缺少夯实和实体经济基本面支撑的大盘能够肆无忌惮的急速上涨。按照这样的逻辑,疯牛的支撑也会存在崩塌的风险。

疯牛未来能否变长牛?

9日的暴跌,令沪指重回“2时代”。两市交易额虽持续维持“天量”,然而流动性却大多集中于蓝筹股,小市值股的资金则持续被分流。股民纷纷戏谑,自己从“满仓踏空”转向了“满仓套牢”。

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李敬祖认为,今年是牛市的转折与确立,明年是牛市不断深化。目前三季度、四季度来看蓝筹股确实被低估,需要价值回归。对成长股来说,考察点是利润弹性而非利润总体,明年来讲市场的投资风格会出现大分化。

卫保川在谈到“疯牛”的未来时并不完全乐观。他表示,基于利率下行、风险补偿要变动、所有的股票要转变估值的角度立场来看,明年可能并不是一个整体牛市,更可能出现估值切换、估值变化的模式。

他指出,04—07年是中国经济与货币双制的结果,现在是独轮车。如果把股价看成是EPS,现在只有EPS的上升,回顾07年每季度的增长都是60、70,而今后不会有。所以,再乐观的股市也不能重新梦想1万点。

在刚刚闭幕的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传递了资本市场的重磅信号,“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等有望在明年有个良好开局,市场对流动性充沛的语气也进一步加强。专家指出,资本市场的中长期走牛,依赖于实质性改革政策的进一步迈进。

制度方面的利好持续释放。12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王旻表示,乐观估计,如果新证券法在明年六月完成颁布,注册制最快可在2015年下半年推出。注册制的开放无疑解决目前融资瓶颈的巨大利好。

市场需要怎样的牛市?

11月与12月的交接之际,在以银行和券商为代表的金融股的带动下,指数一路狂奔开启“疯牛模式”,各方重磅利的刺激下,沪指在11月20日只12月8日的13个个交易日内,从2400多点暴涨至3000点上方,涨幅超过20%,成交量也狂升三倍。长达七年的熊市之后,中国股民盼来了轰轰烈烈的牛市。

狂喜的同时问题也随之而来,“疯牛”所反映出的赌性十足、过度投机的病态一面,终是于中小投资者无益,也有碍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那么,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牛市?

刘纪鹏认为,一个健康的市场是一个做到公平和正义的市场。资本市场的内在的问题除了要求我们对宏观政策上改革,对高层决策领导在政策上要保持新常态,还要尊重市场的规律、打破垄断,这也要求证监会的领导在实实在在地保护投资人的利益上、限制这个市场不公平的大股东和中小股东的关系上、平衡深市小盘的暴涨、新庄制的诞生和大盘蓝筹股起不来的一系列问题上,巩固资本市场的制度基础。

“现在要看一些实质问题的解决,这些问题概括起来就是要打破两个垄断。”刘纪鹏此前曾在公开场合强调,第一是要打破商业银行垄断,第二是打破股市垄断,解决好两个垄断股市能上4000点。

上周,大盘在疯狂后在3000点经历了一定的震荡洗盘,本轮疯牛行情究竟还能持续多久,或许我们很难找到权威的答案,投资者们似乎也更关心是否能赚到眼下的钱,持续的稳定收益在A股市场成为空想。

我们所需要的牛市,并非一时的癫狂,并非脱离基本面而一味追求赌性的市场。急涨犹如镜花水月的神话,震动调整未尝不是疯牛最好的洗礼。市场需要有实体经济支撑的牛市,最终通过投融资良性循环,再度服务于实体经济,而这必然是一个长久而稳定的增长过程。(记者 闫雨昕)

西餐厅领班

浙江订做工服

polo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