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产品流通之困可有解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2:48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近年来,部分农产品价格暴涨暴跌引起社会强烈关注,更让百姓感到诧异的是,一些农产品在产地获得丰收、收购价极为便宜,运到城里之后的零售价却依然较贵,消费者并没有得到多少实惠。这一问题的症结,正是当前农产品流通环节较多、流通成本过高。

在国外,流通环节唱主角的批发商大多是资金雄厚、规模庞大的物流公司;国内,受上游种植与下游终端渠道分散的影响,农产品流通领域却鲜有资本的进入,更没有诞生出大规模的物流企业。

与大规模流通企业可分担风险不同的是,部分中小流通企业参与囤积、炒作,反而助长了农价的暴涨暴跌。如果不能有效解决流通链条不畅的现象,不仅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并存的现象无法根除,而且势必会加剧农业的投资风险。

流通梗阻助推零售价翻倍

在北京丰台区方庄家乐福超市,记者看到4月4日大葱的零售价格为5.99元/斤。从京郊的新发地市场到这家超市的直线距离不过10多公里,但价格却上涨了近2倍,其他鲜活农产品的价格也比批发环节贵1倍左右,可见流通环节加价幅度之大。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以到山东收购大白菜为例算了一笔账:“农民一分钱不要,我们把它装到塑料袋里,装上车,每斤合8分了,然后从山东运到新发地市场,这就是1毛5分钱,也就是从农田到新发地的流通成本是2毛3。”张玉玺说,农产品运到一级批发市场后再进入消费者环节就会有不同程度的加价,比如超市会有各种名目的收费。

据了解,我国传统的农产品流通模式经过多级批发、多级零售,每一个环节均至少加价5%至10%,这些成本最终都会转嫁到零售价格中。而且,近年来农产品流通“最后一公里”现象不仅没有缓解,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北京新发地市场信息部经理刘通告诉记者,农产品从批发市场到城市超市、菜市场等零售终端,这一过程价格可上涨近1倍。近几年,批发市场摊位租金和普通生活用房价格节节攀升,加上人工费用、油价等成本也不断上涨,这些都推高了农产品价格。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农产品分析师邵娜表示,随着天气转暖,蔬菜、水产品供应量稳步增加,粮、油、肉、蛋等主要农产品市场供应充足,预计二季度食用农产品价格将呈现季节性下降走势。但长期来看,在成本因素推动下,食用农产品价格仍会呈上涨趋势。(中国网)

农产品流通:大资本“死角”

在国外,流通环节唱主角的批发商大多是资金雄厚、规模庞大的物流公司;国内,受上游种植与下游终端渠道分散的影响,农产品流通领域却鲜有资本的进入,更没有诞生出大规模的物流企业。

与大规模流通企业可分担风险不同的是,部分中小流通企业参与囤积、炒作,反而助长了农价的暴涨暴跌。如果不能有效解决流通链条不畅的现象,不仅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并存的现象无法根除,而且势必会加剧农业的投资风险。

投机与投资

与诸多行业大佬、社会资金涌入种植领域迥异的是,农产品流通环节的投资却是十分冷淡。

林金龙是山东金乡一家规模较小的贸易公司老板,以往大蒜生意总能让他每年赚个二三十万元。可如今,他却感叹道,蒜价越来越离谱,风险越来越大。

金乡县有着“中国大蒜之乡”的美誉,是我国最大的大蒜生产和交易中心,占全国产量的20%,占全国出口量70%。“金乡,金乡,大蒜如金,致富全乡。”这里的蒜农把大蒜当作“金疙瘩”,看成是致富的希望,想从他们手中承包土地,成本很高。至今,金乡蒜农守着家里三五亩地,具备规模的种植大户凤毛麟角。

种植的分散给林金龙这样的贸易商收购大蒜增加了难度。每到收获的季节,林金龙总是走街串巷、挨家挨户上门收购,磨破了嘴皮,一天也只有上千斤的采购量。

从2008年开始,金乡蒜价经历了几度大起大落,每当牛市到来,总有蒜商一夜暴富;每当暴跌,总听到有老板血本无归。

大起大落的行情,让林金龙心惊肉跳,他手里的资金不多,每年收购大蒜不足百吨。稍有闪失,多年的心血就会付诸东流。在他眼中,暴涨暴跌行情并不是供求关系的真实体现。金乡是大蒜的主产区,直接影响着全国的蒜价。一旦金乡产量较之往年有所增减,就造成局域内形成一种供需失衡的错觉。但他坚信,即使不把出口考虑在内,在全国范围内来看,农产品很难产生真正的过剩。

大蒜分销体系向其他农产品的一样存在明显的分层。规模稍大的流通商都追逐于出口订单,在国内打拼的则是像林金龙这样规模较小的流通商。大的贸易商抗风险能力强,希望市场稳定的增长,而中小的流通商投机者多,反而会加速市场的震荡。

固安西服制作

汕头工作服定制

徐州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