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央视IPO改变游戏规则圈钱市变为投资市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4:21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央视:IPO改变游戏规则 圈钱市变为投资市

近日,证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宣布IPO正式重启,预计明年1月底将有50家企业陆续上市。那么,此次IPO的重启将对中国股市带来何种影响?游戏规则的变化,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能否真正得到保障?未来市场受此影响会如何发展?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张鸿共同评论。  证监会IPO新政重塑股市价值,券商股受益大涨,创业板则被打回原形,IPO重启靴子落地,公平和牛市谁更值得期待?未来新政落实还需度过何种难关?  张鸿:圈钱不能随便圈了创业板也不能借壳上市了  短期内可能会,其实我觉得它不是失血,是缺钙。我们看重灾区是哪儿,是创业版。然后包括主板市场里边的那些所谓壳资源,就是我们说的原来靠圈钱的,或者是准备再度圈钱的,就是不能重组的这些资源,不值钱了。为什么?就是这一次改革的意见,其实瞄准的就是这一块儿。一个是圈钱不能随便圈了,这个那个发行价,我们说的三高,高市盈率,高募集资金,这可能起码要被打压了,你就不能那么容易圈钱了。还有一个炒作,炒作就是壳资源,主板市场你要是借壳上市的话,和重新发行股票是一样的。然后创业版市场更惨,都不能借壳上市了。但今年光借壳,创业板光借壳上市30多家。所以这些不值钱了以后,你看它就往下掉,就是它本来就是虚高。  一般来说,我们会在周末出一些重要的消息,或者是晚上。但是这一次其实我们要稍微拉长一点儿,就是三中全会。三中全会其实提到了政府和市场的这个职责的划分,市场起更多的决定作用,政府应该往回收一收手。还有一个,专门提到了证券市场的注册制,所以证监会也提到说,这是我们往注册制走的一个部分。所谓注册制,就是决定上市与否主要权力在企业本身,企业你自己,或者是中介,那政府不管你,不决定你上市。原来我们说审批制,或者后来的核准制,其实主要的决定你上不上市的,发不发行的是政府,所以这是一个最本质的区别。  马光远:关键是这个制度能否保证股市从圈钱市变成投资市  我觉得现在对未来有两种分析。第一是对资金面的压力,这是认为扩容以后未来760家排队的话,那么未来的整个资金面可能压力很大。另一种就是这一次的改革本身能不能彻底扭转过去新股发行中的各种弊端?比如说三高的问题,圈钱的问题,对中小投资者保护不利的问题。那么这些东西能不能转变?如果能转变的话,我同意张鸿讲的不是缺资金,而是缺信心。信心的不足的根源是什么?就是这个制度本身能不能保证我们的股市,从圈钱市变成一个投资市,从一个保护机构和上市公司利益为主体的这么一个市场,变成一个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市场。  这两点思维如果发生一个大的逆转,那么短期可能有压力,但是长期来看,中国股市真得会走上一个康庄大道。所以我个人认为关键不在于资金,而在于后面的那个760家仍然排队的说明了什么问题?760家现在,我们看到这个办法出台以后,这760家有没有一家主动提出来说现在这么严,我觉得我不用上市了。因为我可能付出的成本是很高的,没有一家。大家都表示还在那儿排队,所以我觉得一旦有排队在的话,那么上市公司也好,还是机构也好,肯定是有希望的。说我还可以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比较廉价的资金,那么这个廉价资金的提供者是谁,是中小投资者。  这一次事实上,这个时机应该我个人认为是可以好理解的。先有一个月的缓冲期,因为明年必须开了。一个资本市场它不能融资的话,你不能叫资本市场。但怎么开?我现在感觉是这个《意见》本身给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有洗心革面的决心。就是我一定要告别过去政府说了算,从定价到风险的判断到发行的结构,基本上我们可以说主管部门说了算。比如说这个月发多少,那是证监会说了算,而不是说市场,根据市场的需求来说了算。所以这次我个人认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是真正体现了三中全会里面讲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因素,那么谈到股市的话,就是股市的发行价格,大家对你是否欢迎,包括发行节奏,整体的供应谁说了算?市场说了算。  我们这个《意见》本身从第一条到最后一条,都是围绕这个问题做文章。也就说怎么样把风险交给市场,把价格交给市场,把决定权交给市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这个转变大家应该意识到。  张鸿:IPO重启改变整个的游戏规则  IPO如果仅仅是简单的重启发行,按照原来的办法,那可能对市场的冲击力是很大的。但是现在其实不是一个重启IPO的问题,它是一个改革IPO问题,我们希望它整个游戏规则,整个环境的打造,是和原来不一样的。  中小投资者的保护其实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我们和机构投资者不平等,圈钱的时候也不平等,就一开始发行的时候,我就和他地位不一样,他就可以往那个一级市场炒,然后我们来只能来抬轿子。所以现在就有一个去掉一个最高分的制度,这去掉一个最高分如果严格的执行的话,我觉得还是有效的。就是10%的报价,最高报价,去掉,无效,不仅无效,而且参与10%的造出高价的这些机构投资者,不再有配售那个资格了,这样的话,你也不能造势。就跟当年咱们买很多那个僵尸身份证然后来做庄一样,就是他们会有很多这样的办法。所以我们也要在细则上也要小心这个。  我前面说的是和机构投资者它不平等,其次,是在我受到了欺负的时候,我没有一个很有效的救助的渠道。比如说像今年的万福生科之类的这些,就是我被骗了,我能不能有集体诉讼、公益诉讼等等。为什么国外成熟的这种市场里边,那些企业不敢作恶,中介机构、保健机构不敢作恶,是因为他一旦作恶了,饭碗就丢了,他就完蛋了。  马光远:现有的制度真正执行到位中国股市将面临大变局  尽管总体我看了《意见》。比如说在改革过去的圈钱市,政府干预过多方面,我们还可以继续往前走一步。但就现在来讲,如果把现有的这个制度真正执行到位的话,中国股市面临一个大变局。比如说机构,报价的时候,那个高价谁报出来的?肯定是机构报出来。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对于控股股东,对于机构,对于相应的这些机构投资者,加大了处罚力度,包括它的信息披露责任,包括他一旦出现信息披露不一致的情况,这些中介怎么办?包括根据捆绑,就说鼓励主承销商他自己买一块。这等于是一个牵连机制,把大家搞到一块儿以后,说你要报个高价的话,事实上你也在里边。  我的感觉是机构投资者都很聪明,虽说资本市场不是老鼠跟猫的游戏,而且老鼠都很狡猾,很聪明。我担心是什么?比如说10%,我可以,当然我每一次都报高价,我可以几家来。这一次你来,下一次我来,那么这样的话,事实上就形成相互串交,投标的时候。因为律师主要赚的钱就是上市公司和机构犯错的钱。你一旦犯错之后,我代表中小股东来跟你打官司。现在比如说中小股东都很弱,都很散,你靠你那点儿股票然后跟人打官司,首先不立案,立了案以后再拖个三、五年以后,你根本拖不起。所以对于中小股东来讲,第一个是一个好的制度性的价格很重要,市场化,第二个强化责任机构,但是责任机制怎么落实?比如说怎么样来追责,怎么样来惩罚,怎么样来赔偿?需要专业机构来做。  赵锡军:从核准制向注册制改革有助于恢复投资者信心  从目前的核准制向注册制改革,市场化的定价的力量更强一些等等,有助于投资者和市场的参与者能够更加明确,减少大家的不确定性。然后市场相对来讲,信心就会初步的恢复起来了。  贺强:抑制股市的分庄现象严厉打击股市造假行为和过度投机行为  现在在场内市场关键解决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修改现行IPO的法规。第二个,重塑IPO整个的优成比。第三是最重要的一条,要抑制目前股市的分庄现象,严厉地打击股市造假行为和过度投机的行为。这几方面如果创造成熟了,那么我认为我们的注册制基本上就可以实现了。  张鸿:不光是投资者惧怕IPO 最怕IPO发行的是证监会  其实不光是投资者惧怕IPO,其实最怕这个发行的是证监会,他为什么每次都停?是因为股指暴跌的时候他就得停,扛不下去了。今天马光远写了一篇长文,里边有一个词叫父爱情结,我觉得我们监管部门的父爱情结还是依然很重。包括这一次,你看《意见》出来以后,证监会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说我们未来我们发行的时候,对发行者,就对股票,我们只做法规、合规性的审定,就是你合不合规。至于价值判断,就它能不能持续盈利,它能不能给你带来投资收益,我们不管,不做价值判断。他可能忘了,在2006年的时候,就是我们证监会首次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里面,总则第七条就说的就是,说我们核准,并不表明证监会对该股票的投资价值,或者投资者收益做出实质性的判断或者保证,就是那个时候其实就已经不做价值了,不应该做价值判断了,这说明我们现在其实还在做价值判断。包括还有一句,这一次说,那我们不管了,不意味着就是可以上垃圾股了,但是你怎么知道是垃圾股呢,这不就是在做价值判断吗?  我们避免市场上垃圾股遍地,不是说你前面把门,而是你到最后有一个好的退市制度。一旦你该退市了,就退了,但是我们退市制度已经实行这么多年了。  马光远: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那座桥还没有搭建起来  该问责就要问责。特别我们看到这一次,大家比较赞赏的就是我们这个《意见》里边特别提到对中介机构等等做假、信息披露不实要怎么办?我看到最严重的是,就是一旦查明你有事,36个月你再不能申请这个公司上市了,看起来很重,但事实上我认为可以更重。比如说对于严重做假者,为什么不把他驱逐出市场?像这种绝对可以搞市场禁入的。再比如说,投资者要说可以依法赔偿,我们去依法的话,发先法院不处理,法院没有。所以我们说要让中小投资者真正的达到他的公平,你得给他建一个行政跟执法完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一个桥,这个桥现在我们没有看到。  一方面是IPO,另一方面是问责,问责到位。事实上,大家最根本期待的是什么?就是司法上可以保护,行政上做到监管,最后我才可以讲风险我来负担,你不用再管了,我自己来承担这个责任,我自己来选股。所以有一天如果中国股市真的没人排队上市了,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三个都可以做股票了,大优势肯定就来了。  张鸿:注册制改变的一个核心就是买者要自负  今天股指翠绿,但是我戴了个红领带,说明我支持股市的改革,但是是长期的。短期来看,股民们尤其在改革时期,因为所谓的像注册制的改变,它最大的一个核心就是买者要自负,你要承担所有的风险,因为所有的风险都告诉你了。证监会不承担这个公司是不是有价值,中介也不承担它是不是有价值,只告诉你,给你提供它继往的这些信息,所以你自己心里要非常清楚,所有的风险自担。

a-level课程

AEAS

alevel辅导

ib课程培训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