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快乐疯子筑起回音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5:51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柴静姓柴,她一直开玩笑说自己肯定是后梁王的后代,因为柴静一直认为自己性格多变,很有君王的那种喜怒无常的脾气,说这话有七分玩笑,但是好多身边的人都喊她快乐的疯子。

一不小心,就有了小小名气

柴静说,如果不是那次偶然间的心血来潮,可能自己也就做一个小职员,然后嫁一个还算合格的丈夫,但是人生很多次机遇,就来源于一次心血之潮的突然泛滥。

柴静是福建人,初中毕业后开始读职业中专,柴静的专业是装潢设计,但学校的课程设置偏于美术。

1999年,毕业后,她分配到林川县文化局,在图书馆里做了一名图书管理员。刚刚分配到单位时,她很懂事,每天早早上班,又不太喜欢说话,所以,身边的人都喜欢她,有几个大姐还试图给她介绍好一点的小伙子。

但是柴静心里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关于画画的梦想。她说,从来没有一种艺术表现方式能比得上图画给人带来的突然震慑。在单位,她是清洁干净的乖乖女,但是一到家里就吵着闹着要换工作。

2000年初,柴静工作没换成,却惹了一件事,让她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了文化局里的名人。

文化局西边,是开发商买的地,但是由于合同纠纷,只拉起了围墙还没来得及开发。晚上回去的路上,路过那片空地,她心想,这么一大片地方,真可惜了,如果做了画布多好。柴静心里突然一动,一个非常冲动的想法在心里闪现。

第二天,柴静专门请了半天假,跑到卖涂料的店里,买了一桶上好的白色涂料,又买了两把粗细不一的刷子。

又等了两天,终于等到月光晴好的一个夜晚。柴静背着那桶涂料来到了那堵墙边。走了两遍,大致算好了距离之后,她操起刷子开始往墙上涂那些涂料。不时有路人走过,看着一个单身女子在夜里刷墙脚,有好奇的人观看,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头绪,摇摇头就走了。

凌晨的时候,柴静的大作终于完成,是一条近五米的白色巨龙。画完这件作品,她突然感觉到自己要虚脱了,这个时候的她才觉得多么的不可思议,摇摇头,她对自己说,确实有些疯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那条龙就引起了轰动。很多人围观,而且那个开发商也到场,居然还非常迷信地认为是自己的运气到了。而消息传到图书馆,柴静听同事们绘声绘色地说起时,忽然就笑了,说,那条龙是我画的。

同事哗然。柴静来了这么久,一直安安静静的,真的不知道她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知道了是柴静的大作之后,开发商特意过来找柴静,先是感谢她的画,后来又要求在另一边墙上画一条,柴静这才感觉到了为难。开发商以为她嫌钱少,答应一条龙给一千二百元的工钱,但柴静却拒绝了,理由却很简单,说自己再也找不到那样的灵感了。

钱没赚成,但是她却一下小有名气。

朋友一堆,陌二熟七知一分

柴静自己这样说,在陌生人面前,我就是标准淑女,笑不露齿。熟悉的人面前,我活泼开朗,算得上开心果。但是在知己面前,我喜怒无常,幸好所遇是知己,不致于与我翻脸相弃。

2002年,由于在南平市里已经小有名气,柴静加入了一个绘画沙龙,在这里,她认识了胡扬,一个比她大八岁的画家。

柴静是相信一见钟情的,当时胡扬三十岁,柴静把这个时期的男人称之为转型期,而正是这个转型期的男子,那样地吸引了柴静。他的侃侃而谈,他的真实表达,他对艺术的感觉以及他的一切,让二十一岁的柴静觉得,自己已经沦陷了。

是的,沦陷了。沦陷的女人应该做些什么呢?柴静开始一次次地往胡扬住的宾馆里面跑,而每一次,这个看似腼腆的女孩,总有一堆的理由,学术讨论,或是对绘画艺术上的请教。

但忽然有一天,胡扬就从座谈会消失了,而且没有留下一句话。对于这个男人的突然离去,柴静深感失望。从6月初胡扬的离去,到8月底,柴静沉浸在刻骨的相思中无法自拔。

很多朋友来劝她,其中有熟悉的,也有她所谓的知已。但是别人谈别的话题可以,一旦涉及到胡扬,她便闭口不言。

好在时间总是最好的良药,11月的时候,柴静心里的胡扬,已经慢慢变成了回忆。

12月底,南平市举办书画大赛。柴静凭着一幅无论从构思还是技巧上都可以称得上是上乘的画作,得了二等奖。画的名字就叫做“想”,而内容是一个少女,静静地坐在简陋的房间里,眼神清亮,手里抚摸着一只波斯猫。

在颁奖典礼上,柴静再一次赢得了“疯子”的称号。

当主持人把话筒递到她的手里时,她这样说:“我一直认为我这幅画画的是我自己,而我想的是一个男人,如果,如果他能看到电视的话,请允许我说一句,我想他,一直忘不了。而他,确实应该说句对不起。”

看了节目,身边的朋友都说柴静说得有点儿过,可是她不这样认为,她说:“我喜欢就是喜欢了,没必要掩起来,人就要活得真实一些才对。”

柴静的真实,也得罪了一些朋友。一次,一位圈内的朋友卖给另一位朋友一幅画,买方找到了柴静,想打听一下画的价值,他万万没有想到,柴静会给他讲一通关于书画的常识,而且说他买的那幅画根本不值。

朋友找上门来,说她的不对,两个人吵翻了天。最后,都累了,站在客厅里面,相对又笑了。

柴静说:“只要你认真了,你付出了,你就应该有收获,如果你没有收获,那么你肯定没有认真付出。”

她喜欢交朋友,但是她理智地将朋友分成三种,陌生,熟悉,知己。而且她还说,这三者之间并没有什么递进关系,就是说,有些人一辈子都是陌生,而有些人可能一见面就是知己。

如果想念,梦里寻他千百度

她说,每一个人心底都有一段往事,而每一段往事都会有一个事件的主人公,忘记也好,记得也罢,但都是心底的一根弦,许多人的弦在一起,就是一段最美妙的音乐。

开茶馆是柴静非常偶然的一个想法。

2005年秋,她靠卖画已经攒了一笔钱。工作清闲,于是,她就想给自己再找点事做。

正巧,一个朋友要去留学,他所经营的一家二十多座的咖啡厅要转让。由于当事人急着要走,所以价钱压得有些可怜,柴静看到了机会,就接了下来。

可是,当时的市里,这种消费还没有普及,所以柴静一开始并没有赚到钱。后来她决心改为茶馆,但又不同于普通意义上的茶馆,她决心办出自己的特色。

而就在此时,她发现自己手里的钱,已经不够重新装修了。

2005年底的一天,柴静与父亲闲聊,忽然就听父亲说起了往事。父亲说,在生活困难时期,他曾经接受过一个人的半袋玉米的帮助,至今没有忘记,但没记得那个人的名字,于是,那个人也就永远成了一个感激的谜。

一个想法慢慢在柴静的脑海里形成。

柴静要重新装修咖啡厅时,所有同学朋友都支持。但是,当他们听说柴静要将所有的壁纸揭下来,只刷成白色的时候,所有的同学都开始反对。太离谱了,柴静是疯了些,但是这次可能是真疯了,拿钱不当钱。

但是柴静依旧我行我素。很快,墙上好看的墙纸被揭下来了,很快,一桶桶的白色涂料运过来了,她开始大张旗鼓地干。五天的时间,所有的墙面都变成了白色,柴静又在文具市场买了各种颜色的水笔。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确认,这个人确实是疯了。

2006年6月,茶馆正式开张,起名为千百度。

对于这个名字,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奇怪,但是,开业当天,进门看到了一块牌子,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柴静,还真有创意,她在牌子上写了一段话:每一个人心底都有一段往事,而每一段往事都会有一个事件的主人公,忘记也好,记得也罢,但都是心底的一根弦,许多人的弦在一起,就是一段最美妙的音乐,你来吧,说不定你会在这个集散地,找到你想找的那个人。

而第一个在雪白的墙上留言的,就是柴静,自然,她写的是胡扬。

于是很多人突然间明白了柴静的用意。在生活里,确实有些你念念不忘的人或是你想说话却不能当面说的人,有些人在你的身边如昙花一现便消失了,有些人却在你身边一生也没等到你昙花一现的语言。每一个人都是行走的个体,如果有一个把牵挂和想念甚至是祝福都集中在一起的地点,那么思想肯定就有了依托。

其实,这也是柴静的真实想法。

她要求每个到来的客人,最好都留下一段话,这样,茶馆将会以多送一杯茶为谢礼,但是,必须要求客人的文笔优美,而且说的话要有据可查。

2005年底,柴静的茶馆并没有收入多少,但是,令她可喜的是,墙上竟然写满了字。有陌生人写给陌生人的,有父亲写给儿子的,还有情人写给情人的,由于每一段文字都要经过专门人士评估,所以,花花绿绿的墙上,每一段文字,都让人流连忘返。

柴静还专门为这些话分门别类,然后做了贺卡寄给留言的本人,每个贺卡的底部,都有她写下的一句话,你会成功的,因为你专注。

快乐疯子,在于是不是感同身受

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堵回声墙,不管这墙是存在心底还是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每个人心里都需要温情的回响。柴静说,虽然说每个人都有,但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在于,你是不是想到了也和你有一样情结的人,并且为他们解开心结。

2006年底,柴静的茶馆办了一年了,这两年,墙上补了又补,往往是新留言代替了旧留言,也发生过很多感人的故事。

一位女儿离家出走,母亲寻找无果,到柴静这里以为是登寻人启事的地方,于是花钱也想上,但是柴静明确表明,不收费,于是这名母亲就酝酿了几天,写了一段给女儿的话,留在了墙上。过段时期后,女儿顺利回家,母亲就一直以为是柴静带给了她好运气,带了一箱水果,无论如何也要感谢柴静,而那名女儿,看着墙上的母亲的字,流下了眼泪。

2006年11月,一名丢失了皮包的男人,偶然间来这里喝茶,看到了这个功能,想了很久,在墙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想,这位朋友一定很缺钱,否则的话,你也不会偷我的包,尽管里面装着给孩子买奶粉的钱,但是我想,给孩子买奶粉的钱如果能让人免除衣食之忧,那么我想连我的孩子也是愿意的。”

柴静把这段话用玻璃罩了起来。这个时候,她终于进一步明白,自己做的事情正是自己的烦恼,自己的某些情结,但是她能在这个世上找到相同的情节。

就如高僧的顿悟一样,柴静也顿时悟到了这个道理。在利益与祝愿之间,她选择了后者,因为后者更能让人坚强。

同行或是同学,依旧喊柴静快乐疯子,只是语气之间已有许许多多的尊敬了,因为他们都明白,其实柴静的“疯”就是她的要求,也是她要求的结果,因为她说过:“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堵回音壁,不管这堵墙是存在心底还是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每个人心里都需要温情的回响。”

她还说,自己就愿意做一堵这样的墙。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