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官煤第一审展现官煤勾结全过程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30:34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中国"官煤"第一审展现"官煤勾结"全过程

编者按:长胜煤矿虽然是一个股本仅600万元的小煤矿,但它却全景式的展现了“官煤勾结”的过程。然而,这类现象却不仅仅存生于煤炭行业,诸如“官房勾结”、“官娱勾结”、“官林勾结”等其他领域的类似事件也时有发生。令人担忧的是,这类“官X勾结”的现象在现阶段已呈现逐步蔓延趋势。

四川广安市长胜煤矿股东王伯韬诉其他几位“官煤”身份、“影子股东”一案在2005年11月30日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是国务院第“446号令”公布以来,因官员入股煤矿而引发的侵权诉讼第一案,堪称中国“官煤”第一审。

小煤矿的波折

在广安市140多家煤矿中,长胜煤矿的规模算是较小的,但它的改变过程却是中国“官煤”现象一个典型范本。

长胜煤矿原是广安市广安区小井乡的一家乡镇企业,由于管理上存在一些问题,致使该矿连年亏损。2000年,广安市一家国有煤矿的职工王清河与小井乡人民政府签订了为期5年的合同,每年的承包费为5万元。承包期间,王清河按照长远规划,对煤矿进行了大量的投入,使煤矿扭亏为盈。

2002年,广安市石林煤矿发生瓦斯爆炸,致使13人死亡。为此,广安市决定对该辖区的所有煤矿进行停业整顿,对所有煤矿进行标准化建设。小井乡人民政府又拿不出数十万元的标准化建设所需要的资金,于是乡政府决定对煤矿进行出售。

2002年2月,王清河通过公开竞标的方式,以81万元竞买长胜煤矿成功。王清河竞买到煤矿以后,按照主管部门的要求,对煤矿进行了标准化建设,并添置了设备。

2003年2月17日,广安市丁家坪煤矿再次发生一起死亡10余人的瓦斯爆炸事故,广安市又一次决定对全市煤矿进行停产整顿。整顿过后,各煤矿陆续获准恢复生产,只有长胜煤矿迟迟未获批准。在此期间,广安市技术监督局一位叫麻林富的人多次找到王清河,称“有人想在你那个煤矿入股”,并称“想入股”的人是广安市经贸委的副主任何敬才。

王清河告诉记者,他当时处于两难的境地,因为作为广安市经贸委副主任的何敬才能直接决定长胜煤矿的命运。麻林富当时告诉他:“如果不同意何敬才入股,你的煤矿要么会等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生产,要么就会被关闭。”

就在王清河犹豫不决之际,7月,他连续收到煤矿主管单位广安市经贸委的三张“罚单”,共计金额5.22万元。

据了解,作为广安市经贸委副主任的何敬才直接分管全市煤矿的相关工作。

“在这种压力下,我终于低头了。” 王清河说,他几乎是在胁迫之下同意了何敬才的入股要求。

官股扩张冲动

王清河缴纳了5万多元的“罚款”,并口头同意何敬才入股以后,广安市经贸委终于“同意长胜煤矿恢复生产”。

2003年8月1日,长胜煤矿以92万元的价格将煤矿所有权及相关设备整体出售。王伯韬与谭重、伍建军、蒋代泽、麻林富4人签订了转让协议,将80%的股份进行了出让。

王伯韬系王清河之子,他代表父亲行使股东权利;“谭重”只是一个符号,行使权利的实际是何敬才;伍建军、蒋代泽均为原广安建材集团的副总。根据转让协议的约定:王伯韬、“谭重”、伍建军、蒋代泽、麻林富分别占20%的股份,麻林富为总经理,伍建军为执行董事,“谭重”为监事。

8月中旬,监事“谭重”又以煤矿需要技术力量为由,将广安某国有煤矿的张忠正、蒋建国吸收为股东,每人投资5万元,各占5%。为此,原5名股东的股份从20%就降到18%。

王伯韬告诉记者,2003年12月,监事“谭重”的代言人何敬才又提议,为了让企业与税务部门“搞好关系”,广安市国税局稽查分局的副局长朱宇也要入股煤矿,但遭到了张忠正、蒋建国、王伯韬三名股东的反对。

2004年4月,一个名叫“邓东海”的名字出现在股东代表决议上,“邓东海”的入股资金为10万元,这个“邓东海”实际就是朱宇。朱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所有的“邓东海”的名字均系他所签,因为真正的邓东海是他的妹夫,他一直在帮自己的妹夫打理煤矿的事。

“谭重”依靠自己特殊的身份,把一些有权有钱的人变成了这家煤矿的股东,使其“规模”日益扩张,其监事身份的含金量也不断增值。

据记者所掌握的一份董事会决议显示:2004年4月25日,股东会议决定“聘请何敬才同志为公司顾问。企业产生效益时,在利润中提取10%对其作为奖励;企业出售时,在增值部分中提取10%对其作为奖励”。

这是何敬才顾问身份的收益,而他作为股东“谭重”的身份,每月还要领取薪金2000元。

长胜煤矿虽历经两年的风雨,但还是得到了发展壮大,2004年12月,煤矿的煤层已经揭开,眼看就可以“坐收渔利”。监事“谭重”又提出,为了企业更大的发展,准备再次扩股。王伯韬等股东则提出,必须把煤矿近两年的财务账目进行公布以后才能扩股。

王伯韬等股东要求“公布财务账目”的时候,2004年12月30日,“谭重”将其在煤矿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了麻林富。同日,“董事会”还决定吸收贺明全为新股东。

2005年4月22日,董事会再次作出决议:股东会决定将煤矿、公司作价600万元由贺明全承接,而王伯韬从原来18%的股份压缩为9%。

在这份“出售决议上”,何敬才以“见证人”的身份出现,而贺明全本人并没有签字,签字的是他的儿子贺绍斌(广安华蓥市溪口镇副镇长)。贺绍斌告诉记者,他是帮父亲在“出售决议上”签了字。

股东被除名前后

由于部分股东的分歧较大,这份“出售决议”并未得到执行。后来,伍建军、麻林富等人又多次电话通知王伯韬出资,王同样以先“公布财务账目”再谈“出资”为由回绝。

面对长胜煤矿的处境,2005年5月30日,王清河、王伯韬父子俩来到北京,向中纪委、国家安监局递交了上访材料,反映煤矿“官煤”勾结的内幕。

2005年8月22日,国务院向全国发出《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要求所有参股煤矿的公职人员和国企负责人,在9月22日前必须撤资。

就在国务院《通知》官股在“9月22日前必须撤资”的当天,长胜煤矿在当天的《广安日报》上对股东王伯韬进行了除名。其内容为:“由于你拒不履行出资义务,同时你的行为给合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为此,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决定对你除名,望你见报后及时到矿上办理相应的手续。”

此除名公告下达后的9月26日,王清河、王伯韬向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将伍建军、何敬才、朱宇、麻林富、蒋代泽、张忠正、蒋建国等列为被告,把谭重(记者注:真实其人)、邓东海、贺绍斌列为第三人。请求法院判令“2003年8月19日,王清河、王伯韬与何敬才(即‘谭重’)等人签订的92万元的出让合同无效,返还属于原告的长胜煤矿”。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王清河、王伯韬又向该院提出了“指定管辖”的申请。他们申请认为:该案系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强行收购原告煤矿的案件,涉及广安市众多的官员,移送其他法院审理,能够排除各方面的干扰;该案的主要被告何敬才的妻子罗素华,现任广安市委副书记、广安市纪委书记、广安市总工会主席,你院审理本案将承受各种压力,其裁判结果的公正性令人质疑。故请求你院申请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移送其他法院审理。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清河、王伯韬的“指定管辖”的申请没有给予任何回复,并于11月30日进行了开庭审理。

法庭上的“官股”之辩

令人蹊跷的是,从未在煤矿露面的谭重和邓东海,在11月30日的法庭上终于出现了。

这个名叫谭重的人在法庭上称,在长胜煤矿的股份是他入的,何敬才只是代他处理股东的事,所以何在公司的一些“决议”上都签上“谭重”的名字。

据记者调查并结合当地公安机关出具的书面证明,“谭重”查无此人,而“谭重”的身份证号码却与一个叫谭千里的人完全吻合。

在11月30日的庭审中,这个叫谭重的人同样出示了一份南充市顺庆公安分局出具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注明“谭千里”曾用名“谭重”。按照谭千里自己的解释,“谭重”是他曾经用过的名字。

原告王伯韬及其代理律师则认为,何敬才当初入股时所用的“谭重”的身份证是假的,“东窗事发”以后,才通过关系找到南充市顺庆公安分局,将户口改为“曾用名谭重”。

据了解,谭千里在广安市从事摩托车生意,记者到其门市找他时被告知出差了,拨打手机也关机。作为煤矿会计的雷某曾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他从来没有见过“谭重”这个人。

王清河告诉记者,其实在2003年8月收购长胜煤矿的时候,出面的是何敬才,而不是谭重。长胜煤矿一位司机和安全员也证明说,当时何主任与麻林富等到矿上谈收购事宜,还考察了井下资源。“我知道他是总老板,因为煤矿有很多事麻经理都要请示何老板,才能解决”。

在当天的庭审中,邓东海也没有露面,其代理人介绍,工商银行南充分行职员身份的邓东海是朱宇的妹夫,所以朱宇帮邓东海打理公司的事,并代为签字,是情理中的事。

11月30日的庭审座无虚席,广安市的许多退休干部和市政府观察员都参加了旁听。“简

童颜巨乳美女

丝袜诱惑

丝袜脚

日本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