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遇难者母亲以为打通了110两个孩子起码能被保住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6:30:28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遇难者母亲:以为打通了110,两个孩子起码能被保住

核心提示:7月21日,19岁的贾晓涵和母亲李玉杰、妹妹琪琪在回家路上被暴雨冲散。贾晓涵抱着一棵树等待救援,她的亲人到达现场时离她只有5米远,但因水流湍急无法救助。坚持一个小时后,贾晓涵被冲走。李玉杰和琪琪获救。李玉杰称,“以为打通了110,两个孩子起码能被保住”。

雨越下越大,第一天上班的贾晓涵有些焦急,坐在继母李玉杰的两厢菲亚特车里,她看到周围越来越多的汽车在路边熄火,被暴雨困住。

这是2012年7月21日18时30分,正值下班高峰,贾晓涵和赶来接自己的李玉杰、妹妹琪琪行驶在回房山区石楼镇支娄村的公路上。就在同时,北京市气象台发布了自2005年建立天气预警制度以来的第一个暴雨橙色预警。

贾晓涵一行并没有得知这一信息,她们甚至也不了解“橙色警报”到底意味着什么。然而,无情的雨水正在汇集,不久之后,大水将吞噬她们三人。虽然继母和妹妹都获救了,但贾晓涵却没有那么幸运,在亲友们约70个小时的找寻后,她的遗体在坨头村附近的淤泥里被发现。

“快来救我”

即将读大二的贾晓涵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份暑期工作――公司接线员。

暴雨的前一天,7月20日,李玉杰陪着她通过了面试。1800元的底薪和每天10元的饭补让19岁的贾晓涵相当满意,她跟妹妹琪琪说,等领了工资,先给妈妈100元买菜。

上班前一晚,晓涵还是有些激动,20日22时53分,贾晓涵用手机更新了人人网状态,“我到底该几点睡呢?”

21日18时刚过,准点下班的贾晓涵给琪琪打了个电话。雨势渐大,继母还没来,她有点想自己坐公交车回家了。李玉杰在电话另一头让她别怕,没过五分钟,李玉杰就开车出现在了贾晓涵面前。

雨越下越大,李玉杰熟悉的路线已经被淹没法再走。贾晓涵开始给父亲贾东辉打电话,远在河北廊坊的贾东辉通过电话给她们指路。

快到19时,她们的车在石楼镇下坡子村快过桥的地方熄火了,车前本该是当地大石河的一条小支流,但此时,河水已经没过了石板桥,“都是水,也不知道有多深。”李玉杰回忆。

西南边一股水流冲过来,车失去控制转了半圈,车尾被水流推着砸到一棵树上高高翘起。车内一阵慌乱。

“别慌,快报警。”李玉杰和贾晓涵开始打电话报警,贾晓涵的电话先通了,李玉杰把电话拿过去,告诉警察自己的位置并说明这儿有两个孩子。“警察说行,然后记下了我的电话和名字。”李玉杰说。

此时,水已没近车窗,车门无法打开,而车内也开始进水,再不出去只能被淹死。意识到危险的三人打开了右后方的车窗,贾晓涵先钻了出去,站到车顶,继而抱住车尾抵住的树。琪琪也爬了出去,她抓住车后窗的雨刷器,趴在车顶上。但是李玉杰却被车窗卡住了腰部,无法移动。

被吓坏的贾晓涵一边哭一边给姑姑贾丽媛打电话。贾丽媛一开始错过了电话,看到未接信息后又拨了回去。“姑姑,姑姑,快来救我,我在六股道这儿要被水淹了!”

贾丽媛听到了侄女的求救声,然而信号被暴雨干扰,断断续续的,贾丽媛听不清楚,挂掉电话又拨回去,电话却再也没有接通。

一波水流袭来,被卡住的李玉杰被冲出,随即被卷入了洪水中,从贾晓涵眼前消失了。没多久,又是一波水流,琪琪也被冲走,贾晓涵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抱紧树!”

19时40分,贾东辉接到了女儿的电话,但一片嘈杂,听筒没能传回来一丁点儿声音。

没多久,家住石楼镇二站村的贾丽媛在给亲朋好友打完求助电话后赶到了现场,但暴涨的河水已没过一切。

“我以为打通了110,两个孩子起码能被保住”

房山地区的这场大雨从21日10时起,一直下到了第二天凌晨4时许。在贾晓涵他们出事的石楼镇下坡子村,一户村民的一千多头猪被冲得只剩八十多头,一家人躲到房顶才侥幸逃过这一难。

在接到晓涵的电话后,贾丽媛就一边打电话给110、119,一边找亲友帮忙。贾丽媛的丈夫王长申当时正在房山区的良乡月华小区帮朋友装空调,得到消息后直接游出了小区奔往近20公里开外的事发地。大雨倾盆,路上找不到出租车,王长申只能步行,间或搭乘顺风车,一路赶了过来。

王长申到石楼后已经接近22时,彼时整个小镇似乎都被浸泡在了水里,小汽车根本无法发动。王长申和哥哥找朋友借了辆卡车,才得以开到事发地。

抱着一线希望的亲友们,决心摸到事发地暴涨的河水里,看一眼那辆落水的菲亚特并在附近搜索。对于缺乏专业救助器具和水上工具的村民来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根据事后气象部门的统计,当晚22时40分,大石河的流量曾一度飙升至1110立方米每秒。

为了能在激流里站住,体重近200斤的王长申跟4个和自己一样壮实的朋友互相挽住胳膊,高抬腿前行,才能勉强在齐胸深的水里站稳,来回踩踏搜索,却一无所获。

此时,李玉杰正在事发地偏东北约1000米的地方死死抱住一棵杨树。她的喉咙嘶哑,全身没有气力。

李玉杰是旱鸭子,危急关头,她恰好抓住了一根浮木。探出头,她看到左手边本该是玉米田的地方成了一片汪洋,右手边不远处,几棵稀疏的杨树还伫立着。靠着浮木,李玉杰开始向杨树那边划去。然而手臂越来越沉,不得已,她丢掉了自己的包,但是贾晓涵的包还攥在手里。

22时许,她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又过了没多久,她看到了一米外拿着皮圈来救自己的王长申。但她没想到,对方第一句话是问:“就你一个人?两个孩子呢?”王长申的话让李玉杰“好像被重锤打了一下”,她本以为“打通了110,两个孩子起码能被保住”。

“我的两个女儿呢?她们不是被救了吗?”获救之后,李玉杰跟贾晓涵的姑姑贾丽媛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姐姐抱在树上,肯定没事”

22日凌晨4时许,大雨渐停,偶尔会有一两头死猪从水面飘过。

事发地往东南方向5公里,大石河和两条支流在芦村西南三叉口交汇,再往下水面宽达近百米。22日5时,芦村村主任于春起接到派出所的通知,说有人在三叉口那边喊救命但找不到人。

刚刚在本村忙了一宿的于春起,喊上两个下属,又从修车的那儿借来两个汽车内胎,赶到了事发地。在近百米宽的水面上,三人只能看到一片树林。于春起喊了两声,听到有人应答,声音嘶哑微弱,辨别不出男女。

于春起三人抱着内胎游了过去,快到近前,终于看到了只有小脑袋露在水面的琪琪,这时离她被冲走已过了约10个小时。于春起他们把她从树上抱下来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被泡成了红色,手臂虚弱无力,连救生的轮胎也抓不住了。

“真是命大,再往下去200米,到了三叉口估计就回不来了。”于春起说,救起琪琪的地方水深约十多米。

7时许,李玉杰在窦店派出所见到了洗过澡换好衣服的琪琪。孩子见到母亲,哭了起来,“妈妈,我以为你被大水冲走,回不来了。”李玉杰告诉琪琪,姐姐贾晓涵还没有被找到,但琪琪只是一个劲儿地重复,“姐姐抱在树上,肯定没事。”

22日下午,在二站村附近搜救的贾丽媛从一名互不相识的游人那儿借来了一艘充气船和两件救生衣,王长申则找来了一个鸭子船,这成了他们仅有的搜救工具。虽然多次联系镇政府等相关部门,但对方都没有派出人员参与搜救。

“晓涵!晓涵!”,在河床两岸的下坡子、支楼、二站、吉阳、琉璃河,甚至到河北的涿州,不时能听亲友对贾晓涵的呼唤。搜救持续到22日23时左右,搜救的亲友实在撑不住,回家休息了。当天17时,北京市公布了北京暴雨的死亡人数,37人。26日,这个数字升至77人。

23日凌晨4时许,不愿放弃的王长申他们又开始出发找人了。晓涵活着的几率越来越低。

24日上午,官方的救援力量赶到了,饶乐府村派出了一辆消防车和6个消防人员参与救援。

14 时左右,贾晓涵的家人收到派出所的通知,说房山石楼镇坨头村发现了一具女尸,让家人赶过去辨认,发现地段就在贾晓涵亲友当时搜救路线的前方500米。贾晓涵的大伯贾丽东赶了过去,他推开围观人群,看到了那个曾经爱笑的贾晓涵被埋在泥沙中,身体已经腐烂,变成了待统计的冰冷的死亡数据。26日,她的名字出现在央视公布的遇难者名单中。

“为什么是她?她人这么好”

由于房山区良乡镇萧庄的法医鉴定中心待鉴定的尸体过多,晓涵的尸体被送到了昌平区清河法医鉴定中心。

25日,晓涵的尸体被运了回来,在水里泡了两天多,贾晓涵的尸体已经整个浮肿了起来,家人只能找来最大号的女士衣服和鞋子,才勉强给她穿上。表哥王致远想看一眼妹妹,父亲拦住他,“别看了,已经没法化妆,直接火化吧。”

13时左右,尸体被送到火葬场火化。15时左右,亲友们带着贾晓涵的骨灰开始向坟地驶去,每当遇到岔路口,他们就会停下,点燃一叠纸钱,希望晓涵不会迷路。

贾丽媛一直在哭,自从父母离异,这个侄女就跟她特别亲,经常“妈妈,妈妈”的喊她。贾东辉没有过去,他觉得自己面对不了。

刘婧姝是贾晓涵的高中同学和好朋友,葬礼的时候,她一直不敢抬头看晓涵的照片,“一看到她我就想,为什么是她?她人这么好。”

“晓涵人特别好,特别懂事,知道照顾别人。”刘婧姝记得自己每次不开心都会找晓涵倾诉,而晓涵也总是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安慰她。晓涵自己很少不开心,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偶尔闹情绪,第二天照样嘻嘻哈哈。

这个嘻嘻哈哈的女孩,5岁时就经历了父母离异,但她很快就学会照顾爷爷、奶奶和父亲,再大些,还给一家人做饭、洗衣服。

贾晓涵和几个好朋友建了一个qq群,叫“come on babby”。性格外向的贾晓涵在群里给自己起了一个霸气的名字,“老大贾晓涵”。在两人的记忆里,晓涵总是在群里发言最多,最爱讲笑话。

出事之前,贾晓涵曾经问刘婧姝要过她们之前在李玉杰家玩时拍的合影。然而刘婧姝弄丢了那些照片。“没事,我们可以再拍。”但如今,这个愿望已经无法实现。

在贾晓涵出事后的22日22时40分,王致远把晓涵的照片传上了人人网,希望通过网络找到人帮忙,并让其他人知道房山的情况。随后他又托同学在微博发信求助。到26日,人人网上该照片的浏览量有八万多,微博上的转发则有三千多。

重庆到乌鲁木齐运输物流

成都到昆明大件物流公司

成都到昆明大件物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