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牡丹江人姜勇军北漂十年磨成配乐奇才《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2:33:35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牡丹江人姜勇军:北漂十年磨成配乐奇才

咱牡丹江的人才可真多啊!刚发出这样的感慨,你瞧,他就来了……

昨日中午,记者见到年已不惑的姜勇军时,他还有些激动,因为这次是专程回到家乡牡丹江,向女友求婚的。

一根雪茄、一杯奶茶、一身休闲装彰显出姜勇军此时轻松的心情,在浓浓的奶香与淡淡的烟草味中,他谈起过往,谈起为去年年底热映的电影《无人区》配乐,他所能忆起的,还却只有不堪回当初首的“艰辛”和“痛苦”。

初入《无人区》 便遭下马威

1996年,出生在牡丹江的姜勇军(艺名姜鋆)背井离乡来到了北京,和大部分北漂音乐人一样,他也是为了自己曾经的少年梦想。做为歌手四处跑场唱歌的姜勇军曾有幸被一家某大牌音乐公司签下,推出单曲《那些曾为你流下的眼泪》,并觉得爆红指日可待,然而却在几个月后却惨遭解约。,后来,他又和好朋友合组成“E”仁谷音乐工作室,做好音乐给各家种唱片公司经纪人和艺人发去,却也杳无音讯,,直到终究熬到卖出工作室小伙伴的一首《月半弯》拨云见月,也最终还是凭借因姜勇他军写的《寻找李慧珍》(李慧珍)、《爱你只是唯一的要求》(谭咏麟)等歌声名鹊起,这才慢慢的好了起来。后来,他还为黄渤、孙悦、林依轮、陆毅、严宽、黄奕、苏有朋、谢娜等众多艺人创作制作了一些歌曲。

为《无人区》配乐,对姜勇军而言是一次阴差阳错的巧合。起初,做为流行音乐制作人的姜勇军因与宁浩相熟,答应为《无人区》写两首歌,一首出现在加油站的铁皮房子里,余男打开录音机给徐峥跳艳舞的时候,另一首则预计出现在徐峥刚从多布杰手里拿到车,开始自己这段历经险恶的无人区征程时。

单是这两首歌,姜勇军和他的团队前前后后就写了不下十几首旋律,配出小样,挨个送给导演“过耳”,在他看来,这种工作流程就好比“你们家要装修,找我给你做,单给你看设计图你看不明白,所以我得找个房子先装成一个样板,然后问你看完觉得这样行不行。不行,就再找个房子给你装一遍……直到我预装了十几套,宁浩才说,这套行,就按这套按部就班装下去吧……,宁浩导演虽然以前搞过乐队、乐感极好,但毕竟不是专业的音乐工作者,他只能给你一个比较确定的方向或者说概念,我的任务就是尽最大努力弄清楚导演需要体现的是什么,然后用音乐的方式来完成他。而这寻找的过程,也往往是南辕北辙。”

姜勇军说:“跟很多的影视导演合作就是这样,你给他A,他说不是A,你给他B ,他说也不是B,你给他C,他说你再把A拿回来给我看一下……”而宁浩又有所不同,“在整个配乐工作中他只要说过不是A,就几乎不会再回到跟A有关的任何路线上去,他有一个很坚定的方向,宁浩是那种特别清楚自己要什么的导演。”

四年磨一好剑 配乐也难玩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首歌宁浩终于收货,姜勇军长出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的工作终告结束。但没过几天,宁浩就再次找到他,并且开门见山直接问:“哥们儿,这电影配乐的部分你能弄不?”当时,姜勇军还觉得这是个意外之喜,满口答应,但没想到一进剧组,才发现这项工作的难度之大,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第一天宁浩问了姜勇军和他的团队一个问题:"你们说一段悲伤的音乐和一段悲凉的音乐应该有什么区别呢?"我觉得悲伤和悲凉不能一样,悲伤是悲伤,悲凉是悲凉,如果他们两个一样,为什么有两个词呢?这时候姜勇军已经隐隐觉得这《无人区》不是那么好玩儿的了,相比之下,配乐之前那两俩首歌简直是太轻松了。

不管怎样,毕竟这《无人区》是进来了,咬牙也只能往前走了。《无人区》第一次送审后没几天便被发回,而长达四十多条的修改意见里,音乐也赫然在列。姜勇军和他的团队们只好又再次进入《无人区》,从头开始,这样反复进行了N次的配乐调整。

姜勇军说,作为被折磨方确实是很痛苦的,但是宁浩会让你知道,大家所做的所有努力,到最后都是为了让电影更好一点,有这个,就值了。”

家乡总有牵挂 退休教教音乐

谈到电影配乐,姜勇军心中也有自己的偶像。“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莫里康内是我很尊敬的业界大师。他的音乐风格跨度非常强,我经常也会在他的作品中学习一些他对电影配乐的运用,我平时也会大量的欣赏分析和研究其他大师的作品,尽量学习那些伟大电影配乐的成功模式,多积累经验,再运用到自己的工作中去。”

而谈及国内电影音乐工作者的现状,姜勇军也坦言:“就我们国内目前的电影现状来讲,其实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电影配乐师,大多是从民乐古典乐或流行乐领域里转过来的,对电影本身的认知及真正电影配乐的理解和运用还和西方有比较明显的差距,我们可选择的工作机会也不多,也正是这样,我们的严谨性和专业性还是有一定的问题,几乎没有哪一个电影配乐从民乐到西洋,从古典到爵士样样精通,但是没办法,市场逼得我们只能这样做,我们必须什么都得会点,所以我们什么都不精通。我希望我们尽量努力辅助电影让它呈现的更好,但是这很难,还有太长的学习实践的路要走。”

对于未来的梦想,姜勇军则笑言:“我现在就盼着有一天,借用《无人区》里余男的话‘等钱赚够了,就回老家。’回到牡丹江,租个房子买几件乐器,教教小孩子音乐啥的。也不是退休,工作该干还得干,一年就接一部,不为生计,只有兴趣。”

子宁玻璃器皿

太阳眼镜城

广州华安信刀具有限公司销售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