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任志强不强

发布时间:2021-01-07 16:25:27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领导来电让我闭嘴,少发微博。小潘也说我花钱买丢人,而不是花钱买地。我不介意,我都丢了那么多次人了,还在乎这一次吗?”3月17日,“重伤未愈”的任志强又一次面对伤口。

潘石屹的公开奚落像是一种抚慰,任志强依然强悍如过往。

他始终相信,房价还是要涨。“去年全国土地均价高达3750元每平方米,而住房均价却只有4445元每平方米,中间只有几百块的差距。这就意味着,即便是在现在的地价基础上,房价也会再往上涨。未来两年,涨到6000元都算合理。”

这就是外界眼里的任志强,直率到近乎嚣张,坦诚到不可接受。但在现实中,民众拒绝信任他,或许只是因为没人愿承认现实。无论何时,任志强都只是一个政策的解读者,而不是制定者。他只是忠诚地把自己的逻辑用数字证明给普罗大众而已。

随着房价的疯狂飙升和央企的大肆扩张,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发现,在这一波土地狂飙中,任志强只是一个不断退守的小角色。

缺地

“华远地产(600743)2001年起就没有在公开市场上拿到过一块土地。”

在3月15日失手北京大望京1号地块之后,任志强遭遇了潘石屹“丢人论”的调侃,他也老老实实用眼镜腿在手机上发微博,公开承认自己的“无能”。

然而,华远地产的地荒却是真实存在的。根据记者的了解,华远地产目前可供开发项目的总建筑面积约233万平方米,还不足万科(000002)、保利、中海等一线开发企业土地储备的零头。在售项目也仅有3个,分别是北京的“华远·裘马都”、“华远·昆仑公寓”以及西安的“华远·君城”。另外两个最快入市的新项目预计要到2011年,总建筑面积也仅为20万平方米。

然而,作为上市公司,土地储备是支撑其经营业绩的重要筹码。华远地产2009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总收入约为11.6亿元,同比下降48.59%;净利润3.44亿,同比下降14.77%。据相关负责人称,业绩下降是因为公司项目结算收入较上年度同期大幅减少,土地储备不足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华远地产的确缺地。”任志强坦承。在土地红利盈利模式的房地产市场中,华远地产在土地公开市场的再一次挫败,多少还是让任志强有些无奈。增持土地已经成为华远地产2010年首当其冲的发展战略,任志强近期也频繁前往全国二、三线城市,四处考察可开发土地资源。最近的一次考察,则是1月17日,他千里奔赴合肥市文化新区,考察天鹅湖南侧待开发地块情况,磋商投资事宜。

此前,任志强曾经对一位要买房的青年人说,“你在北京买不起房,说明你劳动生产率低,应该到二、三线城市去买。还买不起,就到农村去。”回过头来,这些话似乎也很适用华远地产。在一线城市由央企横霸天下的情况下,任志强并不避讳同样被驱逐而出的难堪结局:“50亿在一线城市只能买一块地,在二、三线城市能买好几块呢。”

“看来任总也朝这条路走了。”早在潘石屹取笑任志强之前,华远地产早就主动选择了转战二、三线城市的战略布局。目前,分布在青岛、西安、长沙等中级城市的土地储备,占华远地产可开发项目总面积的95%之多。

缺钱

3月15日,华远地产共参与了三块土地资源的拍卖会。“光保证金就要6.36亿元,利息的损失已经不少。”任志强曾对华远地产2007年拿地保证金的利息损失做过统计,竟然高达8600万元。

缺钱,是对华远地产此前公开拿地屡战屡败的最大猜想。目前华远手握现金约30个亿,加上银行二三十个亿授信额度,按道理拿下一块土地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但当远洋地产旗下子公司以40.8亿元高价一槌定音摘得大望京1号地块之后,任志强的态度似乎有点暧昧。

“拿地得先有钱,钱呢?看来也不是我无能,是央企太有钱了。”他甚至自嘲说:“我的50个亿算什么,在一线城市也就是一块地的钱而已。”

其实,华远地产和远洋地产都有国企的背景,但显然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华远地产母公司华远集团只是北京市西城区国资委控股企业,而远洋地产母公司中远国际却是地道的央企。此前远洋地产总裁李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今年公司计划拿出200亿以上的资金用于吸收新的土地储备,总的可动用资金在400亿以上,其财大气粗可见一斑,也难怪华远地产会败下阵来。

“华远地产的定向增发还在审批之中,华远集团能为华远地产所做的担保大约为30个亿,而央企动辄百亿之巨,根本没法比。”任志强半开玩笑地说。“缺少资金实力的开发商,早就自觉地向大城市的高地价低头,朝二、三线城市转移了。而那些对高房价无限愤怒的80后还在坚持要为大城市的房价作贡献,不肯像开发商一样选择适者生存的道路,难怪央企有底气与政策博弈。”

任志强直言,这是金融资源配置的问题。“非央企融资的主要手段是银行贷款,这个利息成本会比较高,央企则可以通过融资票据,成本远低于银行贷款。这样下来,两者的融资成本差距会达到四五个点之多。”

据潘石屹透露,他曾经劝任志强不要去参加大望京1号地的拍卖,争不过人家的,任志强却一意孤行,缴了几亿元的保证金去参加。“据说,举牌举到每平方米一万多元就再不敢举了,真是花钱买丢人。”

看来,至少任志强此次的确是又拿钱买了一次挫败。“这是任志强有史以来第一次承认自己失败。在高价地面前,低下了那永远坚强、高昂着的头。”潘石屹做出了如此的调侃。

光生气

“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有的地方已经糊了,有的地方还没有开。”

2009年时,任志强曾经口出狂言:“五年之内,北京三环以里的房价将上五万。”此言一出,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然而时至今日,这个预言似乎已无过激之处。来自北京市统计局的数字表明,今年1月至2月,北京四环路以内的住宅期房均价已经突破3万元。

“按照这种趋势,我之前说的‘三环以内’完全可以改成‘四环以内’。”任志强有了改口之意。

“土地供应结构不合理,人为造成供不应求,房价能不涨吗?”任志强指出,以北京为例,无论是人口增长还是GDP增长,早在2009年就完成了2020年的既定目标。但自2003年实行土地招拍挂以后,北京土地供应就一直呈现下降趋势,每年只有6000公顷左右的土地资源,造成目前北京可售房源只有8万套左右。

“为什么用地指标却不能跟着提前呢?就像一个人,你一天给他二两、三两饭肯定不够,总是说饿。但要是连续两天规定他必须吃两斤,他就喊受不了。”任志强说。

而央企垄断土地市场,也是任志强认为造成土地供应不足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在大望京1号地块的拍卖中,华远地产的心理底价接近2万元每平方米,但对于最终拍出2.7万元每平方米的楼面地价,任志强也并不感到意外。

“价格正不正常,要看企业的判断。央企太有钱,把中小型的房地产商都从大城市淘汰出局了。按照这种态势发展下去,央企一定会在个别市场和区域形成垄断。”任志强说:“没有中小型房地产商,房价更难降了。”

曾经依靠博客发表意见的任志强,现在顽强地靠眼镜腿手写微博来说话,有时甚至是一条接着一条。他的好友潘石屹曾经出言相劝,“现在土地和房子市场快乱套了,希望你发表一些理性和建设性的意见,不要光生气了。”

而任志强的回答是:有些话还是要说的。

重庆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上海输卵管一边堵怎么办 揭秘输卵管一边堵的解决方法

上海医院治肾病治得比较好:急性肾小球肾炎饮食方法有哪些

重庆市牛皮癣治疗医院那家好

上海流产哪家好

南京祛痘痘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