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特异功能的瞎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6:41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刘善是个瞎子,今年三十多岁,从小双目失明,可怜父母早亡,跟着哥嫂生活。

这天早上,刘善的哥哥和嫂嫂发现家里耕牛被盗了,赶紧报案。乡派出所来了两位民警,他们在牛屋转了一圈儿,又问了刘善哥嫂一些情况,还走访了村上的乡亲们。等那两个民警要离去时,刘善把他俩给拦住了:“你们问了我的哥嫂,还在村上走访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问我啊?”

警察笑道:“你一个瞎子,能看到什么?能给我们提供什么破案线索?就是大白天有人在你眼皮底下作案,你也是两眼一抹黑。”

刘善却不服气地说:“我虽然看不见是谁,可是我能听见他的脚步声啊!”

两个警察说:“光凭听到脚步声又能怎样呢?”

刘善的哥嫂这才想起,平时村上的人来刘善家,他能根据对方的脚步声判断出来者是谁,于是赶紧向警察说明了情况。警察一听,顿时有了兴趣,跟刘善说:“想不到你还有‘特异功能’啊!那你能说出偷牛人是谁吗?”

刘善说,偷牛的人是邻居朱天龙。他还说,他听见朱天龙牵着牛朝村东的大路上走了,可能是先把牛藏到东庄他大姑家。警察赶到东庄朱天龙的大姑家,果然在她家搜出了刘善家被盗的耕牛。

朱天龙因盗牛罪被判刑一年,出狱后洗心改面,重新做人,做起了收购小辣椒的生意。这天夜里,他放在楼上的小辣椒被盗了几麻袋,价值两千多元。第二天早上,朱天龙过来找刘善:“咱们是邻居,昨晚我家楼上的小辣椒被盗,你肯定听见盗贼的脚步声了。”可刘善却说没听见。朱天龙觉得不可能:“你不是听觉发达吗?”

刘善说:“我确实没听见盗贼的脚步声,不过我凭着其它感觉知道是本村人所为,也知道他是谁。”朱天龙赶紧问那人是谁,刘善却说:“我看你也别问他是谁,也别报警了,都是乡里乡亲的,私了行吗?晚上我让他把偷走的小辣椒送到我家,你再过来拿,好吗?”

朱天龙想了想,说:“好吧,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追究了。”

当天晚上,刘善找到本村人张青皮,说朱天龙家的小辣椒是他偷的,让他今晚把赃物归还原主,朱天龙已经答应了不报警。如果惊动公安机关,那是要坐牢的啊!

张青皮一下子傻掉了,朱天龙家的小辣椒确实是他偷的。他知道刘善跟朱天龙是近邻,又知道刘善听觉发达,在行窃时就没敢穿鞋子,赤脚走路,没弄出半点声响啊,可刘善怎么会知道是他呢?

刘善笑着解释说:“你只知道瞎子的听觉发达,却不知道瞎子的嗅觉也同样发达啊!”刘善虽说没听到张青皮的脚步声,却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刘善说,只要是本村人,不管是谁,他都能根据那人身上的气味分辨出他是谁。

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张青皮把昨晚从朱天龙家偷来的小辣椒送到了刘善家,待他离去后,刘善又去把朱天龙叫过来,对他说人家把赃物给送来了。朱天龙过来一看,对刘善佩服得五体投地。

过了没多久,村上有个叫白世信的人的岳父死了。他和妻子一起去岳父家办丧事,晚上没回来。第二天早上,村上人发现他家的门被撬了,一边赶紧通知白世信回来,一边打电话报警。

有人说,何不把刘善叫过来,先让他到现场看看?有人说算了吧,白世信家在村北头,离刘善家半里远,刘善就是耳朵再灵、嗅觉再敏感,也听不见闻不见啊。又有人说,那可不一定,平时村上谁家来了客人,刘善第一个先知道,他能闻见生人味呢。

“能闻见生人味又怎么样?贼已经走了啊……”

争论归争论,但还是有好事的人把刘善给请来了。刘善在白世信家里转悠了十来分钟,刚刚从屋里出来,派出所的民警也赶到了。刘善跟民警说:“从屋里残存的气味判断,盗贼来自松树坡村。”

民警笑了,觉得刘善的话有点玄乎,松树坡村离这儿十多里远,他怎么能知道盗贼来自松树坡村,而不是来自其他村子呢?刘善接着说:“来自松树坡村的人,身上都有一股燃烧过的松针味。”

松树坡长满了茂密的松林,松树坡村的人家家户户都用松针烧火做饭,松针在燃烧时散发出的气味特香特浓。这一点,去松树坡村办过案的民警也有同感。可是民警又问:“松树坡村几百口人,你让我们去找谁?你能再进一步缩小范围,锁定到具体人身上吗?”

刘善摇了摇头:“具体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我能再提供些细节,那盗贼晚饭时吃了不少牛肉。”

民警一愣:“你真神啊,连他晚上吃什么你都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善说:“那人作案时在白世信家放了个屁,我能根据屁的气味嗅出他昨晚吃过牛肉。”

民警连连惊叹,急忙赶到松树坡村走访调查,很快得知昨晚就侯七家吃牛肉了。因为侯七亲戚家的牛死了,中午给侯七家送来十多斤牛肉。民警去侯七家搜查,果然从他家搜出了侯七昨夜在白世信家偷盗的赃物。

又过了没几个月,一天晚上,几个村民在刘善家打牌。夜深入静的时候,刘善突然对打牌的村民们说:“有生人进村了!已经是深夜了,来的人肯定不是好人。”有人说要出去看看,刘善却摇摇头,说:“别慌,再等会儿。”

不一会儿,村上接连响起了狗叫声,当狗叫声停下后,刘善说盗贼进村部了。

他们问刘善怎么知道的,刘善说:“盗贼一路走来,先是惊动刘成家的狗叫,后又惊动张拴家的狗叫,村部在张拴家的后边,盗贼进村部后,狗叫声才停下。村部有彩电、有电脑,估计盗贼就是为了这些来的……”

刘善的话还没说完,几个村民就赶紧向村部跑去。那盗贼刚把村部的门撬开,听见有人来,撒腿就跑,几个村民就在后边追。因为是深夜,天又阴得厉害,伸手不见五指,抓贼的村民们在奔跑间有的碰到树上、有的撞到墙上、有的被地上的杂物绊倒,别说抓到盗贼,连盗贼的屁都没闻到。就在他们又气又恼的时候,突然传来刘善的呼喊:“快来人啊,我把盗贼捉住了!”

这时候,已经返家的村民们循声朝刘善喊的方向跑来,有的打开了手电,见刘善手持手杖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地上倒着一个人。原来,刘善听到盗贼逃跑的脚步声后,追上了他,用手杖敲在了他的髁骨上,将他擒住了。

第二天村民们问刘善:“当时天那么黑,我们在追赶盗贼时都四处碰壁,你一个盲人,是怎么追上那盗贼的?”

刘善说自己虽说是个盲人,可他有手有脚,平时在村上走路是拿手和脚当眼睛使的。通过一次次的触摸,刘善知道了村上的一草一木生长在什么位置。村上有几条路径,哪条路宽哪条路窄,哪里有坡、哪里有坎,哪里坑洼不平刘善都了如指掌。凭着这些记忆,刘善追赶盗贼时才能躲过障碍,飞快地追上盗贼。

从此,刘善在当地名声大震,远近的盗贼们再也不敢光顾这个村子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