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都深读新规打响新毒战打击滥用止咳水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0 16:28:44 阅读: 来源:铸铁厂家

海都深读 第四十八期

新毒战

闽南网6月30日讯 7年里三进三出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安溪男子小王说,“这次必须得是最后一次了”,止咳水成瘾已让28岁的他经历了3段失败的婚姻。

而25岁的广东人阿龙,15岁上高中开始接触止咳水,他说“每天似乎就只为了止咳水而活着”。

在6·26国际禁毒日前夕,海都记者走进武警广东省总队医院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与成瘾者、戒瘾专家近距离接触。该治疗中心是全国唯一一个专门治疗青少年各种成瘾性疾病的机构,在今年5月止咳水被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之后,这里迅速吸引全国各大媒体的关注。

目前,治疗中心已收治全国各地止咳水成瘾病例近3000例,年龄大部分集中在20~30岁之间,其中来自福建的超过200例。海都记者从一份记载有近年来124例福建病患的名单中发现,其中有73例来自泉州。

多维度成瘾快速治疗法创始人何日辉说,在2000年至2010年间,药瘾传播从深圳延伸到沿海地区,从珠三角到福建,之后再蔓延到了内陆地区。

打击滥用止咳水,在全国已经成了一场新毒战。

5月,深圳警方查破涉止咳水案件62宗,其中刑事案件39宗,刑拘犯罪嫌疑人46人;打掉非法经营止咳水团伙1个,捣毁止咳水仓库8个。

6月,泉州警方在南安溪美街道抓到一名在礼品店内贩卖止咳水的老板郭某,他是泉州首个因贩卖止咳水被刑拘者。泉州警方还设举报奖励制度,举报贩卖止咳水,将按照举报贩卖毒品的奖励机制进行奖励。泉州市食药监局部署在各县(市、区)开展含特殊药品复方制剂专项检查行动,加大药店零售止咳水的监管力度。

我们希望家长和广大青少年能意识到止咳水的严重危害,一起加入这场新毒战。

“神仙水”喝没了3个老婆

大方接受多家媒体采访的小王

6月24日早上,在武警广东省总队医院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见到小王时,他正收拾行李准备出院,算起来这已是第三次了。

“护士长,您可别再预言说我会回来了,这次必须得是最后一次。”小王和治疗中心的护士长梁进打趣道,这次他只是来进行心理咨询的。

护士长梁进是个说话温柔、做事细心的大姐姐,和病人及家属相处得都很好。她很自信地说,除了看疗效外,在医院,医护人员都把病患当自家的小孩对待,让他们在这里能感受到温暖,“接触那么多病患,发现他们多数都是善良的孩子,只是不小心走错了一步”。

这天,一下子突然来了四五家广州本地的媒体,各种话筒、镜头对着小王,小王也不拒绝,“想问什么随便问,自我10多年前犯了事后,已经习惯被采访了”。

当得知海都记者特地从泉州赶来,小王很高兴,“我要跟老乡多聊聊”。小王是泉州安溪人,在厦门生活多年。他说,如果十几年前,不是因为太年轻不懂事,他的人生本不该这样,更不会被“神仙水”迷得神魂颠倒。

为治感冒喝止咳水 成瘾后不能自拔

2001年,小王那时还是一名在校生,梦想着长大后能当一名警察,可他却和他人拉帮结派,被警察逮了起来。小王所在的团体,当年被定性为涉黑团体,罪行恶劣,小王被判了10年刑。

此后,小王在省内某监狱医院内服刑。2008年,他有一回感冒,咳嗽不断,看病吃药了仍不见好。一个有吸过毒的病人告诉他,可以试试止咳水,效果很好。

“按剂量只要喝10毫升,我那天中午喝了20毫升,平时我有午睡习惯的,那天就睡不着了。”小王说,喝了药后,他感到莫名兴奋。在猎奇心的驱使下,当晚,他又喝下一整瓶。逐渐地,小王对这种兴奋感产生依赖,直到出狱后,也没能戒掉,几乎每天都要喝。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喝下近3000毫升,相当于两个大瓶可乐的容量,一天花在药水上,就要800多块钱。

“药瘾来的时候,全身发抖,像有无数蚂蚁在爬,胸口像被压了块大石头,喘不过气。”为了顺利买到止咳水,小王伪造了厚厚一沓病历走了多家医院开药。来医院次数多了,医生也发觉不对劲,小王便转向小药店,“诊所的药相对好拿,但也要熟客才能买到”。

经历3段失败婚姻

皆因止咳水

首次到广州治疗出院后,小王经营的生意遇到了不顺,心情郁闷的他,经常宅在家里睡觉,于是他又上街找药店买止咳水,靠止咳水维持精神状态。“买的次数多了,人家越信任你,也就越容易买到了。那个时候,到了哪儿我都问有没有药卖,车后备厢还时刻准备着五箱。”小王说,他知道止咳水对牙齿很不好,车上还特地准备了漱口水,喝了药水后就会将嘴巴漱干净。

其实,今年28岁的小王,已有过4段婚姻,虽然前面几个都没有领结婚证,但在农村,办了酒席就算娶过门了。总结前三次的失败,小王认为,除了以往那些污点外,更多的还是因为他滥用止咳水,“在别人看来,她可以撇掉你的过去不管,但是选择跟你在一起,看你陷入止咳水中不能自拔,会觉得看不到未来”。

如今,小王已有了一双儿女,在家人的期许下,他第二次入院治疗,并成功戒断了止咳水。过去的两年里,他都没再用药。小王说,他对止咳水已经没瘾了,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想起那种“兴奋感”,他觉得患了心理疾病,便又来找心理医生寻求帮助,“这一次,必须得是最后一次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每天只为止咳水而活着

广东人阿龙也曾两次步入这家治疗中心,今年25岁的他,目前已成功戒断药瘾3年。阿龙曾经是公安系统的一名工作人员,但这份体面的工作,也因他滥用止咳水而丢掉。从15岁上高中那年接触止咳水开始,“整个人都变了,每天似乎就只为了止咳水而活着”,阿龙说,回想过去的生活,如今还感到害怕。

好学生染上药瘾

逃课打架终退学

“谁家有个止咳水成瘾的,那都是悲剧,想要看到光明,只能自救,一定要戒。”接受海都记者采访时,阿龙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诫那些还在被止咳水残害的青少年们。

阿龙读的高中,是广东一所重点中学,他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可是入学不久,他认识了一名高年级的学长,有一天,这名学长说要带他去玩。学长到了药店,买了两瓶止咳水,又买了两瓶可乐和一包烟,阿龙很好奇,跟着学长,一口气喝下一瓶止咳水,又喝了一瓶可乐。“手软脚软,根本不知道自己走路用了多大的力。”从那之后,阿龙心里总惦记着止咳水给他带来的那种感觉。

阿龙此后认识了不少“朋友”,大家一起喝药水,一起到校外通宵上网玩游戏。一天晚上,他向同学借了100元,翻墙出学校喝了两瓶止咳水,和朋友到网吧上网。当时和网吧内的几个人发生口角,阿龙说,他拉上朋友跑出来到一条小巷,朋友想小便,但喝了止咳水后又很难小便,于是就被追上了。阿龙被砍了两刀,头伤了几处,肺部出血,伤势十分严重。在送医治疗出院后,阿龙选择了退学,结束了他的学生时代。

一份体面的好工作

又被药瘾葬送

此后的几年里,阿龙找了不少工作,但都不能长久,他的生活重心,就是每天醒来就要想着怎么去搞钱,好买止咳水来喝。

2008年年底,在偷了家里金银首饰去变卖被发现后,阿龙向父母坦白了喝止咳水的经历,父母非常错愕,但原谅了他。此后,父母将他带到治疗中心。

为时一个月的治疗后,阿龙不再有瘾,可出了院,由于孤单,他又回到他的“朋友圈”。起初,他还会劝诫别人,不要再碰止咳水,但渐渐地,他又认同了这种生活,不久后,阿龙复喝了。

4年前,阿龙幸运成为公安系统的一名工作人员,可止咳水已经成了他不可或缺的心理依赖,而且喝的量越来越大,一天的开销有时高达上千元,不堪重负的他,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一年后,他滥用止咳水的情况被单位发现,便被调离岗位。

阿龙说,那段时间自杀念头非常强烈。由于长期喝止咳水,除了经常出现幻听、冒冷汗、记忆力下降外,他的身体越来越弱,满口的烂牙,胃、肾等内脏也严重受损,“几乎每隔五六分钟就要上一次厕所,可到了厕所却又尿不出来,太难受了”。

2012年年底,阿龙第二次步入治疗中心,出院至今没有再复喝。在阿龙看来,要想彻底戒断,除了自己的意志力够坚强外,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也很重要,“对成瘾者的世界,别人走不进来,自己又走不出去”。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新规打响新毒战

武警广东省总队医院的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成立于2007年,该治疗中心的唐记华主任介绍,这是国内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专门治疗青少年各种成瘾性疾病的机构,其中,止咳水成瘾的病例,占绝大多数。

据统计,这些年来,该中心共收治止咳水成瘾病例近3000例,年龄在18~35岁不等,大部分集中在20~30岁之间,以男性为主,男女比例约20:1;地域分布上,以珠三角为中心,覆盖至全国,如东北三省、江西、湖南、湖北、四川、福建等。

该治疗中心护士长梁进介绍,福建有超过200个止咳水成瘾者到这里接受治疗,海都记者从一份记载有近年来124例福建病患的名单中发现,其中73例来自泉州(南安44例,晋江14例,石狮6例,安溪5例,泉州市区2例,洛江、惠安各有1例)。

7年内,三进三出这家治疗中心的小王,结识不少病患。他说,在晋江石狮个别夜场里,如果你混得熟,只要比划下,要止咳水是很容易的事。晋江一家大企业老板的儿子,也曾多次来这里治疗,“前不久才出去,已经是第六次了”。

滥喝止咳水等同吸毒

今年5月起,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的药品列入国家二类精神药品的管控范围。6月初,在南安溪美街道,经群众举报,一名在礼品店内贩卖止咳水的老板郭某被抓,目前仍被刑拘。

南安市公安局禁毒工作相关负责人郑春敏说,目前南安警方采取多个办法调查清理:配合食药监部门,定期对药店进行巡查;采取举报奖励制度,按照举报贩卖毒品的奖励机制进行奖励,鼓励群众举报贩卖止咳水现象;在网吧、KTV内,张贴警示海报,提示群众,滥用止咳水等同于吸毒,并以按照吸毒行为论处。

郑春敏介绍,目前,国家还未发明针对滥喝止咳水者的尿液测试剂,所以警方检测嫌疑人是否滥喝止咳水的方法,可参照常规检测吸食含吗啡成分的毒品检测试剂,查看尿检是否呈阳性来判断。

“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冰毒等国家规定管制的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目前含可待因的止咳水列入二类精神药品管理,所以滥喝止咳水,就是吸毒。”泉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工作人员说,目前泉州还未抓获滥用止咳水的违法者。

郑春敏介绍,一旦发现滥用止咳水者,警方将以其等同于吸毒,录入电子系统入档备案,第二次发现将责令服用者到社区戒毒,第三次发现将对其进行强制戒毒。

药店须专人专柜

“以前,这些含可待因的复方口服液体试剂是一般药品,任何药品生产企业都可以生产,药店也可以正常销售,一般不做特别限制。”泉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监管科陈科长介绍,今年5月起,这些试剂正式列入国家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后,情况大有不同。

今年6月,经过市食药监局的部署,各县(市、区)开展含特殊药品复方制剂专项检查行动。在药店零售方面,没有资质的药店,不得再购进含可待因的止咳水,现有库存的止咳水,必须凭处方单购买,售完为止。只有具有第二类精神药品经营资质的药店,才能继续销售止咳水,也必须向购买者索取处方单,才能对外销售。

同时,对这些药品,药店必须设置专人保管,有专门账册统计,还要有专柜保管。生产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制剂的药品生产企业,必须严格按照国家要求,配备符合规定的储存条件和安全管理设施,制定相应的管理制度,向省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申请,取得生产手续,才有资质进行生产。一旦发现违规药店、企业,食药监部门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其进行处罚。

【专访】

人物名片

何日辉

何日辉,中国毒理学会药物依赖毒理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心理干预协会理事,副主任医师,多维度成瘾快速治疗法(又名“何式脱瘾法”)创始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曾任武警广东总队医院心理科学科带头人兼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主任6年。现为深圳华和心理·医学成瘾研究所的负责人。

止咳水如何泛滥

何日辉接触过的药物成瘾病例有2000多个,其中90%以上为男性,年龄跨度在12岁至30岁之间,平均年龄在20岁上下。

何日辉认为,可待因类成瘾应该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传入内地的。1993年至1994年,香港因可待因成瘾的现象非常严重,当地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政策,一些成瘾人员纷纷到内地,特别是在深圳寻找药源。1995年,深圳的一些酒吧、迪吧等娱乐场所,这类药品开始陆续出现。早期使用的药品因氯化铵成分较高,口感较差。

2000年至2010年间,药瘾传播从深圳延伸到沿海地区,珠三角至福建,之后再蔓延到了内陆地区。

药瘾的身心蚕食

通过临床和研究,何日辉发现,药瘾不仅对患者的心理造成创伤,对身体的功能器官也会有非常严重的蚕食。

药瘾对于消化系统损伤尤其严重,临床表现为便秘。曾有一名病例,两个月才大便一次,因为基本不吃东西,仅依赖止咳水和可乐中的糖分、水度日。滥用者脸上常现暗疮,且疮处暗淡,与青春痘不同,这是因排便不畅、毒素累积形成的。另外,患者的牙齿腐蚀会非常严重,很多人会出现骨质疏松,严重者会造成脊柱弯曲、跛脚,容易骨折、关节脱节,曾有患者自172厘米的身高降到160厘米。

同时,药瘾会令患者记忆力下降,反应迟钝,严重者会出现幻觉、妄想、敏感、多疑、不愿交流、撒谎、自卑、自闭甚至想自杀的倾向。

现有的“何氏脱瘾法”一般分为临床评估、药物治疗、心理干预、全麻脱瘾、深入心理干预、拓展(拓展训练、打球、游泳)康复以及回归社会的预处理。治疗重点有三:身体康复、心理干预和家庭干预,而家庭的理解和支持又是治疗中的重中之重。

新规需配套执法

5月1日,含有可待因成分的止咳水被列入二类精神药品。

何日辉认为,新规的出台,代表着止咳水成瘾已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具有积极意义的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止咳水的升级意味着减少了相关药物的市场供应,购买途径少了,有利于保护尚未涉及药物成瘾的人群。唐记华也介绍,这一规定的出台,对遏制止咳水的不法市场有很明显的作用,5、6月份入院的患者也说,止咳水比以往难买多了。

当然,市场管制力度突然加大,成瘾人员找不到可用药品了,可能会选择其他的“替代物”,相应的执法和配套措施也应当同步跟上。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人物名片

唐记华

唐记华,武警广东省总队医院的心理科(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主任、医学博士

脱瘾需要家人合作

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目前对止咳水成瘾治疗是一个综合性的治疗手段,一个完整的住院疗程为两周,入院后第一步是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和心理评估;第二步是医学治疗,如低血钾、骨质疏松、肝肾功能异常等,药物控制戒断反应;第三步是选择合适时机进行全麻下快速脱瘾治疗,心理治疗贯穿始终。两周后评估患者的心理状况,如果心理情况不够稳定,需要巩固治疗两周。出院后需要维持治疗至半年。经过这样一个完整的治疗疗程,一年的复发概率不到20%。

疗效好坏,最重要的在于患者的心理状态,包括情绪控制能力的提升、家庭关系的融洽、心瘾的应对方式等。治疗中,除了医院提供的医学脱瘾治疗外,病人方面,需要认识到止咳水的严重危害,从心理上树立摆脱止咳水的坚强决心;家属方面,需要配合心理治疗,重塑以往的家庭模式和家庭处理方式,同患者建立一个合作联盟;社会方面,扩大宣传力度,让青少年认识到止咳水的严重危害,加大对贩卖止咳水的不良商家的打击力度。(海都记者 陈邵珣 史国亮 林莉莉 编辑 陈世国 沈桂花 视觉 龚长旺 张娟)

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一颗心、一个肝和一对肾,这是39岁的林国礼,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馈赠。

妻子郑玉春怀胎3月,他最终没来得及等到第4个孩子降生,喊他一声爸爸,噩运便降临了。

林国礼,成了继石狮市首例遗体器官捐献人——倪光宣后,第二例人体器官捐献者。

手术前,家属前来送别

手术后,疲惫的郑玉春背着小女儿,坐在租房门口,两个女儿正在玩耍

没了父亲陪伴,女孩的童年会怎样?

6月24日早上,林国礼突然陷入深度昏迷,丧失自主呼吸,CT检查发现脑部严重出血。26日下午1点,石狮市华侨医院正式宣布他脑死亡。在医院提议下,家属自愿捐献器官,希望让林国礼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延续。

在器官捐赠协议书签字的那一刻,郑玉春没说一句话,可握着笔的手,颤抖了。

她和丈夫来自德化县桂阳乡彭坑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在石狮务工近10年,事发前在永宁一塑料厂打工。郑玉春说,丈夫头痛已经多时,节俭的他担心去医院看病要花很多钱,上班时都会随身携带止痛散。24日清晨,起床后的郑玉春看见丈夫躺在床上,眼睛睁开着,眼角挂着泪,她使劲叫唤他,可他都没有反应。

“如果去医院看了,就可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现在我和孩子们该怎么办?”郑玉春很后悔,她有3个女儿,最大的6岁,最小的才3岁。前晚7点,在石狮市华侨医院重症监护室内,郑玉春带着3个女儿,悲痛地坐在休息室。3个女孩,6只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周围的人,似乎家里亲戚们突然聚在一起,让她们有些害怕,用手紧紧拽着大人们的衣角。

在大哥林国涌眼中,三弟林国礼过得很不容易。从小,父母双亡,林国礼跟着他长大,“他从小懂事,也很会照顾人,为家庭出了不少力气。”说到这些,林国涌亦伤心不已,泪流满面,“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弟弟这么年轻就离开人世,自己救不活,不如把他有用的器官捐献出来,救活其他人。”大姐林金花说。

在家属同意捐赠后,石狮市华侨医院与石狮市红十字会取得联系,根据家属意愿,按照法律程序,启动接受捐献程序。26日晚上,专家组医生连夜从福州赶来,并于昨日上午7点完成手术。昨天上午,专家组返回福州,经配对及病理分析后,将马上为急需救助的患者进行手术,林国礼捐献的一颗心、一个肝和一对肾,将挽救4条生命。

林国礼,成了继石狮市首例遗体器官捐献人——倪光宣后,第二例人体器官捐献者。石狮市红十字会将在永宁永久墓园设立的“石狮市遗体器官捐献纪念碑”上,刻上林国礼的名字,并组织红十字会志愿者和捐献者家属进行缅怀、纪念。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相信林国礼无缘见面的第4个孩子长大后,将以他为傲。(海都记者 李昌乾 夏鹏程 文/图)

奢侈表姐妹买百斤假黄金骗550多万她俩常常出入高档场所,其中一人家中名牌包包和化妆品成堆

▲姐妹俩共买了100多斤假黄金,用牛皮纸包装起来,每包约一斤,标注有重量、姓名等信息

闽南网6月26日讯 泉州一对已婚的34岁表姐妹,追求奢侈生活,狂热买名牌包包和化妆品,但因欠债还不上,竟想到用买假黄金来抵押还钱。在街边地摊上,她们分14次共买了100多斤假黄金,抵押借款550多万元(含利息),制造了一起泉州特大诈骗案。昨日,泉州丰泽公安分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破获该起特大诈骗案的细节,现场100多斤假黄金,真假难辨。

▲姐妹俩共买了100多斤假黄金,用牛皮纸包装起来,每包约一斤,标注有重量、姓名等信息

东窗事发

利息到期未还,姐妹俩失联

今年4月1日,泉州丰泽区东海人吴某雄,匆忙赶到泉州丰泽刑侦大队报警,自称被晋江女子翁某璇以黄金为抵押,分多次借走550多万元。翁某璇还了部分利息后,就失联了。此时,吴某雄想到之前她多次抵押借款的黄金,一鉴定,竟然发现全部都是假的。

丰泽刑侦大队民警随即展开侦查工作,调查取证蹲守后,犯罪嫌疑人翁某璇主动投案,并交代与其表姐梁某静的作案事实。6月1日,梁某静被抓获归案,该起特大诈骗案成功告破。

昨日上午,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海都记者看到,100多斤的假黄金分两个箱子存放,民警将假黄金搬到桌上展示,一条条金灿灿的黄金项链,很惹眼,肉眼上分辨不出真假。还有一部分没有拆开包装的黄金,用纸皮包着,上面写着姓名和借的钱款。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6月29日讯 今日凌晨0时出头,泉州市区云谷工业区某酒店门口,疑因嫖资问题,一名年轻女子叫来六七名年轻男子,将一名中年男性殴打致死。

目击者称,最初年轻女子与中年男子,就站在酒店门口,女子对着另一名年轻男子说:“他(中年男子)打我”、“360块没给我”,而中年男子则在一旁赔礼道歉,说着“不好意思我错了,我钱已经给你了”。

事发现场

目击者说,两人吵了一会,年轻女子一直让年轻男子叫人。很快,就有一辆摩托车载着三四个人出现,另有一部小车也过来,下来两三个人。一群人出现后,就问年轻女子“是谁”,女子指了之前与她争吵的中年男子说:“就是他”,接着一群人就开始打中年男子。

据介绍,当时打人者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手持砖头,不仅与女子争吵的该名中年男子被打,中年男子的一名朋友上前劝架也被打,过程持续两三分钟,中年男子被打躺倒在地后,女子和六七名打人男子乘车离开。

附近有人打了120,但当医务人员赶到现场时,中年男子已经身亡。随后民警赶到,并封锁现场。凌晨两点左右,死者家属也到了现场,一名中年妇女泣不成声,由几名女性搀扶着坐在路边。

家属称,死者李某荣,今年49岁,南平浦城人,来泉州二十几年,做室内装潢工作。李某荣的儿子今年20岁,刚刚高考完。

海都记者 张凯航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北京植发机构

我的门牙磕掉一半,后来去接,人家给我打

丰胸的最快方法

相关阅读